? 张光荣 散文——《云冈,穿越历史的凝重》-九五至尊老品牌值得信赖!-官方网站

文苑撷英

张光荣 散文——《云冈,穿越历史的凝重》

编辑:张光荣     时间: 2018-10-07     点击:2073次    分享到:

云冈,穿越历史的凝重



云冈石窟是北魏王朝雕刻在石头上的文明缩影,尽快它饱经风霜,却并未因时空的跨越让其固有的璀璨失去永恒。--题记


1

认识云冈,是艰难跋涉的炼狱,在跨越千年时空隧道的每一个角落,我急切地与你相约。         

亲近云冈,是困苦煎熬的守望,在试图解密神秘王朝的每一个瞬间,我情不自禁地躺在你的怀抱。

走进云冈,昙曜的微笑充满自信。从东到西的开凿,恢弘的工程,雕刻的不仅是北魏王朝的色彩,雕刻的更是悬浮的恢弘史诗。

注视昙曜,我忽然觉得他的背影显得单薄,但单薄里却尽显倔强。顷刻间,我似乎明白倔强的意境。因为在他的身后,有着数以万计的能工巧匠,义务反顾支撑着他对佛的信仰。

弹指一挥间,已是数千年。从公元460年到21世纪的今天,云冈跨越1500多年的历史,记载的是岁月的金戈铁马,承载的生命难以承载的生命之重。

石窟依山而凿,大小石窟浑然一体,数万尊佛雕连绵千米。先不说它雕工的细腻,仅仅恢弘,足以想象得到它昔日的繁华。

雕刻的佛是什么?与其说是力量的化身,不如说是北魏王侯将相们的尊荣。有梦就会有希翼,可如果把梦想雕刻在石头上的王朝,注定不会走远。

386年至534年,鲜卑族拓跋珪建立的政权,在万古不朽,亘古荣华的喧嚣里,在云冈石窟不朽的石雕运动里,轰然倒下,荣光不在。

万岁万岁万万岁。其实只是一句虚无飘渺的口号。       


2

巨石横亘,每一块都神采飞扬,充满诱惑。

石雕有致,每一块都栩栩如生,独显魅力。

云冈,你的每一块块石头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符号,或者单一的概念。而是掩藏在历史深处的璀璨。

试图解析你神秘面纱下掩藏的谜团,那数以万计的佛像,或居中正坐,或击鼓敲钟,或手捧短笛,或载歌载舞,或怀抱琵琶,或笑迎来客的神情、、、、、、每个都是令人诱惑。

《大卫》、《思想者》、《维纳斯》,连同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,是世界鼎盛的画卷。但是它们都无法与云冈比肩。因为,它们根本显现不出谜一般充满智慧的力量。

浩瀚的史海搜寻,关于云冈的记忆太少太少。以至于成为人们扎心中的痛。云冈有藏经洞吗?我暗自寻思。如果有,为何不显露真容,好让我的心狂烈地跳跃一次。

心存奢望,把追梦在云冈的天空抛洒。那线条,那色彩,那高度,亦真亦幻,亦醉亦痴。

飞鸟在云冈的上空盘旋,不知它是在感悟佛的旨意,还是在守望佛的慈悲。恍惚间,我惊诧地感到,飞鸟翅膀下流淌着北魏王朝的血。

站在大佛下,倾听天籁之声,谁会拒绝“如沐天恩”的临照!

沧桑是独有的美。1500多年的风雨剥蚀,云冈,你到底淡色了几分岁月风华,凝聚了几多世事沧桑。


3

雄奇的鲜卑民族,跟随逝去的北魏王朝,到底留下了什么?人们在暗自寻思。

翩翩飞舞的丝带,再次撬动着亘古的文明。一路一带,犹如一颗五彩斑斓的宝石,再次点燃人们火热的向往,放飞人们美丽的梦想。

  从嘎仙洞搜寻,从云中石室探秘,从云冈石窟煎熬,从龙门石窟辗转,连接生命的链条,却总是掀不开云冈千年的迷雾。“大同屠城”,是谁的哀婉,又是谁的残忍。

“顺治月夜出家奔云冈”、“康熙云冈寻亲记”的民间传说,康熙御笔赐匾于云冈的“庄严法相”、、、、、、是传说也好,是神秘也罢。云冈,每一件事物,每一棵树,每一座房子,每一块石头,每一声鸟鸣,都显现着千姿百态。

“一洞一窟一经书,一龛一佛一世界。一花一石如有意,不语不笑也留人。”云冈是历史的骨骼;云冈是历史的血肉。触摸云冈的切肤之痛,佛的法度里,我感悟到禅的意境。

云冈,你是什么?你是一座令人敬仰的城。

云冈,你是什么?你是一个连接世界炫目的坐标。

走近你,我已经触摸到你灵魂之石的光芒。


4

驼铃声声,羌笛悠悠。

一尊尊大佛在云冈连结民族的血脉,凝固永恒的历史。你是千年不死的标本,更是千年活着的生命。

注视你的尊荣,所有的强权者都会在你的面前暗自羞愧。石窟缝隙透过的亮光照在你的身上,淡淡的光与你的线条相融,构成了你最唯美的高度。

你似乎动了,我似乎眩晕了。你呈现的经典,是无法复制的风姿。但悲催,为何总是和你相随。

雁荡山间,群峰相拥。北魏时,云冈的高度延伸到了顶峰,北魏后,云冈的高度似乎不在。但它的顶端,后来者却始终未曾触及。

在狭长的山间行走,人们的思想时而跃上山巅,时而掉入谷底。每一次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,都是铿锵的佛语。你别不信。

何为历史的风韵,何为岁月的永恒?置身佛的怀抱,我才明白,天地之韵是何等地璀璨耀目。

云冈,难道你是历史的荒原,总是让人琢磨不透你的言语。

云冈,难道你是复活的历史,总是让人在微笑中赞叹你的壮美。

云冈,你带着神秘的风尘与我相拥,听着你的禅语,历史风尘记忆的种子,在我的心底悄然发芽。

别了,云冈。回眸你,你千万别灼伤我的眼睛。我的泪眼,注定会留下一段苦涩的文字。


(神木煤化工  张光荣)

上一篇:冯骁 诗歌——《向祖国问好》 下一篇:李童 散文——《走过明亮的夜》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